靠垫儿

这边风景

成员 29946 本社精选 18527

三毛和杨丽萍,在这个男人的镜头里,美到了极致!

爱是理解的别名。

爱是理解的别名。

- 1 -

他拍谁,这就是谁一生中最好的照片。

三毛有一张照片,被她盛赞“完美无价”。

照片中,三毛光着脚坐在坐在老旧的大门前,穿着那身乞丐服,眼睛望向别处的远方。

这是今生最理解她的照片,三毛说,拍出了包藏她一生的漂泊感、苍茫感。

拍这张照片的人,名叫肖全。

在他的眼里:三毛像杜拉斯一样,大知识分子,是很高级的那种女人。

拍完三毛这套照片后,肖全接到了杨丽萍的电话。

几年之前,肖全还是个摄影爱好者的时候,在电视上看着也已成名的杨丽萍,用一支孔雀舞惊艳了世人,肖全指着电视上的杨丽萍说,我以后会为她拍照片。

这一刻的到来,冥冥之中仿佛命运自有指引。

在长城上,她迎风起舞,肖全为她拍下了震人心魄的一刻。

这张照片,蓝天白云下的烽火台上,杨丽萍身披几米长布,在风中摇曳生姿,风太大,差点将她刮到长城下面。

好在她有跳舞的功力,平衡力不错,“布好像被驯服了,缠绕在她身上,好美,好美,逼得我喘不过气来”。

除了拍灵魂之美的三毛和自然之美的杨丽萍,肖全还干了件大事,在他的摄影作品《我们这一代》里,巩俐、张艺谋、陈凯歌、崔健、北岛、顾城、王安忆……一个个响彻人耳的文化名人都被收进他的镜头里。

在他的照片里,每个人是独特的,他能够剔除掉不必要的伪饰、掩饰,寻找到人最本真状态下的那个自我。所以,每次照片交到人手上的时候,经常听见的一句话:这就是我啊。

正如他曾经说的:“我们不要再只拍一些躯壳出来”。

- 2 -

拍照当然不是简单的按下快门,对于每一个对象,肖全尽力跟他们沟通,获得最大限度的理解。

拍三毛那次,肖全特意找了三毛的书来看,越看越入迷,尤其喜欢那篇《荒山之夜》。

第二天,他就带着三毛走进了老成都,在柳荫街走走停停,抓拍完全靠感觉。三毛几乎是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的,她和街头小孩玩沙袋,跟茶馆的人们唠嗑,与骑三轮车的男子交谈,状态太自然了。

那一天,“三毛好像把自己的一生都演了一遍”,她身上的那股流浪气质在肖全的镜头下显现无疑。

有些人面对镜头,是很抗拒的,比如肖全对作家残雪的那次拍照。

刚开始的时候,残雪很紧张,面前身后有一个冰冷的照相机令她很不适应,状态也不自然。后来,肖全索性将照相机塞进她手里,让她给自己拍,这是一个熟悉的过程。残雪出去买菜的时候,肖全也陪在身边,后面就渐渐变得轻松。

最后照片出来的时候,残雪写信给他:“我非常喜欢,我要把它用到即将出版的德文版的小说里面,祝你名声大震。”

理解的过程是柔软的,也是贴心的,由陌生到熟悉的,不管怎样,肖全总能找到理解的办法。

- 3 -

这种理解的能力,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有其特定的土壤。

在肖全的记忆里,父母都是理解他的。

在他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那是还在学校的时候,同学的乒乓球滚到他脚下,于是他就捡起来,没还给人家,揣口袋里直接带回家了。

这件事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母亲有一天忽然对他说:“肖全,你想要什么,家里可以给你买”。面对孩子的这种行为,她没有指责,而是站在孩子的一方,告诉他不必拿别人的东西,家里都会给他想要的。这种理解式的教育,让孩子从小内心充满底气,不至于缺失。

高考失利之后,肖全一度非常失落。但是有一天妈妈从屋外回来,告诉他:肖全,你去当兵吧,我给你报了名。

肖全的内心其实一直都有一个当兵的梦想,但是从来没有正经的跟母亲说过,但是母亲就是知道,她总能知道他心里想要的是什么。

就连摄影的梦想,也是在父母的支持理解下建立起来的。

他的第一台相机是父亲寄钱来买的,寄了180块,相当于父亲一个月的工资,而肖全当时当兵每月的补助只有9块。

拿着这些钱,肖全买下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机——海鸥205,169元。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此要改变了。

肖全曾在节目《谢谢了,我的家》中谈到摄影,说到这是缘自父母的影响,让他也有一种天生理解别人的能力,这种敏感进而化成职业中的优势。

- 4 -

对于肖全来说,最好的家庭教育莫过于小时候父母对他的理解,而理解的背后正是父母万分包容的爱。这种爱没有令孩子沉溺,而是变成了积极地教化和引导。

正是父母对他的理解,让他也拥有了这项能够理解别人的能力,带着这项能力,他能够跟别人不一样。

在祖国成立四十周年的时候,别人都拍庄严的,伟岸的风景,或是拍一些花花草草,肖全说,他要拍一个四十岁的母亲,儿女是怎么给她过生日的。

当作品拍出来的时候,他从没有在哪个时刻,内心无比确信:肖全,你不只是个摄影家,还是个优秀的摄影家。

父母的理解对孩子的影响可以说是一生的,可是中国孩子却普遍难以得到父母的理解。

孩子想读喜欢的专业,父母说不可以,毕业以后不赚钱;

孩子想选喜欢的职业,父母马上摇头,那工作没前途;

结婚时你想选择喜欢的姑娘,父母又来挑剔那姑娘如何不好;

你想单身,父母劝你结婚;

你暂时不想要孩子,父母却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生……

各种矛盾因此而生。

泰戈尔说:爱是理解的别名。

当有一天,父母与孩子能够坐下来相互理解,也相互尊重,我想那个时候,他们便能和平地相爱。

文:斯妤

水木文摘(mweishijie)原创发布

转载请联系授权

查看来源 本文内容来自网友,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举报
转发精选,轻松获客 创建微名片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确认退出

退出后,您将无法继续关注本社的点点滴滴

确认
取消

加入

我再想想
加入
本社精选
 0 4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2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2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都读到这儿了,下载个靠垫儿APP吧

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timestamp=1521532890&src=3&ver=1&signature=jyjSbdPOFF7GbiG-gfMO8TOPKWiOf3oD1UDSukeLR65m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