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垫儿

巷陌行吟

成员 497 本社精选 3367

叶嘉莹:李白《玉阶怨》——却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
yudaoN
首推

《玉阶怨》,它也是一个乐府旧题,内容都是写贵族女子或宫中女子的哀怨。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古代的女子,她一生生命的意义和价值都在于找到一个“悦己者”。她们没有机会发展自己,不能够自己完成自己。她们一生所依靠的,只有男子的爱情。所以,当她们所爱的人不在身边的时候,她们就会由相思而产生哀怨。所谓“玉阶”,是玉石的台阶。贫家百姓的院子里当然不会有玉阶,它一定是在贵族的庭院或皇宫内院。生活在这里的女子虽然不愁衣食却更不自由。她们永远处于被男子所选择、所抛弃的地位,很多人一生永远在等待。因此,他们的哀怨也就成了是人们常写的题材。

玉阶怨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

却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

李白的这首诗,它是把相思怀念的现实情事提升了,使它产生了一种有象征意味的意境。这是很微妙的。这首小诗里也有很多形象,有“玉阶”,有“白露”,有“水精帘”,有“玲珑”的“秋月”,它们共同的特点是都具有晶莹、寒冷、皎洁的特质,于是,所有这些形象就结合成了一个整体的背景,形成了一种晶莹的、寒冷的、皎洁的意境。“玉阶生白露”的“生”字用得极好。倘若用“有”字,就笨了。“生”是grow,有生长、增加、进行的意思,是说台阶上的露水越来越浓重了。而这白露的增生意味着什么?第一是寒冷的增生,第二是时间的增生,第三是由此而来的怨情的增生。而这个“生”字,就生发出下一句的“久”字。这女子为什么不进去,为什么在玉阶上站这么久?因为她有所期待。“侵罗袜”,是露水湿透了女子的罗袜。李商隐说:“远书归梦两悠悠,只有空床敌素秋。 ”(《端居》)一个用“敌”,一个用“侵”,在抵抗外界寒冷的同时也就是在抵抗内心的孤独寒冷。她用什么来抵抗?只有“罗袜”。然而罗袜如何能“敌”?冯延巳《抛球乐》说:“波摇梅蕊当心白,风入罗衣贴体寒。”罗虽然贵重,却如此单薄,如此脆弱,怎么能抵抗得住寒冷的侵袭?那么既然如此寒冷,你回去睡觉就是了,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这么久,任凭白露的侵袭呢?这就表现了一种品格,一种不肯放弃的忠贞和期待。



“却下水精帘”,刚才我说了,放下帘子是暗示期待的落空。但谢朓那个“珠帘”只是衬托了那种美丽、奢华而又隔绝、寂寞的环境,而李白是“水精帘”。“水精”,就是水晶。水晶的品质是皎洁的、晶莹的,又是坚硬的。也就是说,同样写相思和寂寞,但李白在传达感情的同时也传达了一种品质。这话很难说清,需要大家去体会。“玲珑望秋月”,他说我就透过水晶帘去望那秋天的月亮。“玲珑”两个字都是玉字边,是形容那种中间刻穿的一种玉的饰物玲珑剔透的样子;“秋月”,是最皎洁明亮的月。“望月”是什么意思?中国诗人常把望月和怀人放在一起,如张九龄《望月怀远》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所以你看,李白这首诗并不像谢朓有“思君”的字样,但全首都是“思君”的怨情。这个“望”字有多层的意思,首先是眼中所望,然后是心中所望。在望而不得的时候,自然会产生一种怨情,这怨情也可以叫做“怨望”。而且,“望”与“秋月”的结合,就使所思念的对象产生了一种升华,使人感到他是那么光明皎洁,那么高远。这里边,就有了一种象征的意味,使人产生一种对光明皎洁的向往。    李白的《玉阶怨》不但传达了题内之意,而且可以引起读者的题外之想。也就是说,他创造出一种思想感情的境界,能够使读者的内心也为之生发、感动。这就是李太白的诗之所以好的缘故。

杜甫称赞李白的诗是“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李白的诗有一种天才的想象和飞扬的气势,那果然是神奇。但那只是李白的一面。李白还有另外的一面,他也能够把诗写得很纤细,很柔美,他也很能够体会女性的感情。这一首《玉阶怨》,就表现了李白的这一面。

来源:叶嘉莹 北大清华讲座 本文由复旦人文课程fudan_renwen(咨询电话:021-55665001;李老师:13917693629 )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复旦人文课程

微信ID:fudan_renwen

长按二维码关注

查看来源 本文内容来自网友,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举报
转发精选,轻松获客 创建微名片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确认退出

退出后,您将无法继续关注本社的点点滴滴

确认
取消

加入

我再想想
加入
本社精选
都读到这儿了,下载个靠垫儿APP吧

来源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NjExOTY0OA==&mid=2653735708&idx=1&sn=e36810686ecdb1dcdbc40e3a7757f553&chk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