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垫儿

掌上财经

成员 33451 本社精选 14399

听说你们都在心疼祁同伟,为什么我不?
不晚安
首推

01

“湿猴理论”是一个管理学上广为流传的寓言故事。

这个寓言原本讲的是传统的形成,但里面关于“猴性”的表达特别有戏剧性。

那些曾经挨过打的猴子,当它们有机会去欺负新来的猴子时,反而是出手最狠的那一只。

在《人民的名义》里,梁璐的表现特别像寓言故事里“那只被揍过之后下手最狠的猴子”。

官二代女梁璐恋上了自己的老师,而这位老师为了出国深造抛弃了怀有身孕的她。梁璐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主动追求小她十岁的学生会主席祁同伟。没想到祁同伟不为所动,梁璐恼羞成怒,动用父亲的关系把祁同伟分配到小山村,让他和陈阳分隔两地,还振振有词地说是“替他们考验爱情”。

谁要你替别人考验爱情了?

一个官二代,养尊处优惯了,以为可以通过倒追小鲜肉来报复前任,这真的很幼稚。

被拒绝后,才发现原来世界不是围着她转的,于是她又一次选择了报复,其背后的潜台词就是“我自己得不到你也别想要”。

这是怎样的自私和霸道。

直到祁同伟臣服于权力,她内心不屑,却又享受着报复成功的快感,转身后又指责祁同伟从来没有爱过她。

梁璐有权有势有颜值有学历,却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真叫人叹为观止。

而这一切都源于她巨婴的特质:人格不独立,依赖性强,报复心重,不考虑自己的过错,还要抱怨世界对她不公。

梁璐后来遭遇的所有不幸,都来源于她报复别人时种下的恶的种子,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

02

祁同伟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小山村的司法所,但他并没有屈服。他志愿进了缉毒队,身中三枪立了大功,他成了英雄。

他相信做英雄可以改变命运,却又一次被老梁书记从中作梗,以“爱才”的名义留在了那个小山村。

祁同伟的理想幻灭了。

“英雄在权力面前就是工具”。

所以他转身追求梁璐,在大庭广众之下下跪求婚。

这一跪,跪掉了尊严,跪掉了良心,跪掉了灵魂。

很多人同情他,是因为在面对权力时的那种无力感上产生了共鸣。

昨天甚至还有一篇特别火爆的文章《为什么大家越来越同情祁同伟,却不喜欢侯亮平》,里面有一段话我印象很深刻:

对于没有掌握这种权力的寒门子弟来说,无论你多努力,都没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

要么,向权力屈服;要么,像司法所的老所长那样,一辈子蹉跎在大山深处,甚至有朝一日,死在大山里。

试问,有多少人不会选择跪下?

不跪下的,比如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固然是千古传诵的圣贤。但古今能成圣人的,有几个?

我们不是圣人,我们是凡人。祁同伟也是。甚至,还是一个出身贫寒农村,吃不饱饭的,有一大堆穷亲戚巴望着他出人头地,好帮衬一点老家的凡人,所以,我们同情他。

可是,祁同伟真的值得同情吗?

03

来看看梁璐对祁同伟的评价:再下去连他们村的野狗也能收编为警犬了。

祁同伟仗着岳父的关系,一边是一路高升官至公安厅厅长,一边是肆无忌惮地为老家亲戚安排工作。

古人说,一人当官,鸡犬升天。

其实还有一种情况,一人当官,作恶一方。

祁同伟的亲戚堂而皇之地轮奸打工妹,这样的张扬跋扈不会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事发之后,祁同伟竟然想要地方公安开绿灯放人。

这可是轮奸啊!

想想前段时间的“辱母杀人案”,人们义愤填膺指责警察不作为,现在有些人竟同情起祁同伟来了。

作为一个省的公安厅厅长,带头包庇犯罪,扰乱公安执法,祁同伟对权力的滥用已没有了底线。

而这种滥用的根本原因在于祁同伟的认知,他从骨子里就是认同“以权谋私”的。

在26集里,祁同伟向高玉良吐露心声,说起了自己被权力左右命运的遭遇,但他最恨的人不是压迫他的梁璐父女,而是陈岩石,理由是陈岩石没有在他调动工作的问题上帮他一把。

祁同伟: “那还不是为了自私么,还不是为了自己的这份形象在着想吗,人家可以为了自己的女儿做,你自己为什么就不能为了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孩子去想一想,去做点什么?”

高育良: “这不是自私,真的,理想和信念不一样, 说实话,你和陈阳之间没有梁璐,你们最终还是会分道扬镳。为什么,因为你们不是一路人。”

祁同伟: “也是,门不当户不对嘛, 就像俗话说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人家想的是拯救天下人,我想的也就是拯救自个儿了。”

有人说这是祁同伟的自嘲,但别忘了,祁同伟当时可是对高玉良说过:“这辈子您最了解我,谢谢”。

祁同伟配不上陈阳,最重要的原因不在家境,而在于认知、格局、价值观。

陈岩石没有出手帮忙的另一个合理化的原因是,他可能根本就看不上祁同伟。

陈老是个特别有理想信念的人,而祁同伟本质上和梁璐是一路人。

他们都是寓言故事里那只“被揍过之后下手最狠的猴子”,这样的人有一个特点:私欲强,很容易从受害者变成施害者。

祁同伟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成为梁璐这样的人,是因为他手中没有和梁璐相匹敌的政治资源,一旦有了之后,他比梁璐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04

有人把祁同伟的不幸全部归罪于梁璐父女的压迫,但他黑化的根本原因在于他的行为模式。

普通人受到权贵压迫后,会痛苦,会咒骂,甚至有可能会报复,但祁同伟不一样,他选择了向仇家下跪,然后去换取仕途上的资本。

换成是你,你做得到吗?

在祁同伟的行为模式里,目标是第一位的。

这类人说好听了叫“目标感强”,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们一旦发现正道走不通,就会选择另一条路。

理解了他的行为模式,你就可以理解祁同伟为什么会犯下另一项恶行:谋杀陈海!

陈老一家对祁同伟是有恩情的,陈阳送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双球鞋,陈岩石还资助过他的生活,但当陈海威胁到了他的地位之后,他立即就痛下杀手。

在祁同伟的价值观里,恩人、仇人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唯有目标。

为了达成他的目标,仇人可以下跪,恩人也可以抹杀掉。

这样的人很可怕,因为他们的人格太扭曲。

05

现在再回头看看那段话:

我们不是圣人,我们是凡人。祁同伟也是。甚至,还是一个出身贫寒农村,吃不饱饭的,有一大堆穷亲戚巴望着他出人头地,好帮衬一点老家的凡人,所以,我们同情他。

这句话背后的逻辑无异于“你弱你有理”,是对穷人和弱者在道德上的歧视。

难道凡人的道德水平就应该比别人低一点?

难道老家有穷亲戚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以权谋私?

我在过去的文章中一直表达要理解穷人的不容易,但我绝对不认同穷人可以作恶。

孟子曰:“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

如果把道义放在后面而把利益摆在前面,那么他们的行为就不会停止,他们的欲望就不会满足。

当祁同伟为了利益选择下跪的那一刻,他就要背负起选择的后果。

当他扭曲自己的人格去换取或长或短的利益,也要用自己人生中的其他一部分为下跪的那一刻买单。

龙应台写过一篇文章《不相信》,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稀。

祁同伟曾被权力左右了命运,可他一旦有了权力后,就变成了他曾经誓死反抗的“邪恶“。

所以祁同伟不值得同情。

对他的同情太多,只会鼓励更多的人作恶。

如果有一天,一个人作恶之后可以理直气壮地来一句:我本良人,奈何世事逼我如此!

那我们的社会就真的危险了。

这个时代,社会分化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但人生并不是只有屈服和蹉跎两条路。作为一个在体制内待了8年的人,我在体制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平台。

把视野放得更开阔一点,选择会更多,机会也会更多。

永远不要扭曲自己的人格去换取现实的利益,扭曲的人格得不到任何美好的事物。

这是我最后的建议,谢谢你的阅读。

 作者:缓缓君

新媒体运营编辑 王程海伦

查看来源 本文内容来自网友,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举报
转发精选,轻松获客 创建微名片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确认退出

退出后,您将无法继续关注本社的点点滴滴

确认
取消

加入

我再想想
加入
本社精选
 6 5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1 6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5人参与推荐
 0 2人参与推荐
 0 3人参与推荐
都读到这儿了,下载个靠垫儿APP吧

来源

http://mp.weixin.qq.com/s/Qt3689TWkHn4X1MZgwpmI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