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垫儿

甘草堂

成员 18340 本社精选 9149

盛“糖”时代,如何扭转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失明结局?

糖尿病视网膜病变(DR)是2型糖尿病(T2DM)最常见的微血管并发症之一,国际糖尿病联盟发布的最新糖尿病地图显示,我国每年有300-400 万糖尿病患者因DR出现失明,早期预防T2DM引起的微血管变化是治疗糖尿病的重要目标。

来源|医学界内分泌频道

2017年美国糖尿病学会发布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立场声明首次指出,DR既为微血管病变,也为原发神经元退行性变性疾病[1]。同年《DIABETOLOGIA》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DR患者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内DPP-4表达较普通人显著增多,T2DM小鼠试验证实DPP-4抑制剂的局部治疗可预防神经胶质活化、凋亡和血管渗漏。此外,研究者还发现DPP-4抑制剂可显著预防T2DM引起的视网膜电图异常。种种证据提醒我们,DPP-4抑制剂在DR方面可能存在额外获益的相关机制[2]。

DPP-4抑制剂作为一种长效、选择性、可逆性的新型口服降糖药物,其独特而“自然”的降糖机制为T2DM患者提供了安全可靠的新选择。既往研究已经发现DPP-4抑制剂具有DR额外获益,今天我们将通过相关研究的展示,进行详细阐述。

“盲目”降糖,其路漫漫

DR是工作年龄段(18-65岁)居首位的致盲眼病,大约有80%以上的糖尿病患者会发生DR,其失明风险比正常人高25倍,目前我国DR患者超过3000万人[3]。

面对严重的DR失明现状,2017年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推荐T2DM患者应在诊断后就进行首次综合性眼检查,随后无确诊DR的患者至少每1~2年进行复查,有确诊DR的患者则应增加检查频率。同时指南还提出,缺乏及时眼底筛查是常被忽略的DR危险因素[4],那么国内DR检查实施现状究竟如何呢?

有报道显示,我国糖网病筛查率不足10%,绝大多数T2DM患者轻视了DR危害,以至贻误病情[3]。严格控糖固然重要,但除了选择能够使血糖达标的药物以外还要关注早期并发症的治疗,顾及患者预后和生活质量。

据理力“证”,护眼有方

基于DPP-4抑制剂沙格列汀的相关机制和作用,研究者们在一项双盲、对照、交叉试验中,纳入了50例T2DM患者(平均4年无微血管改变临床症状),随机分配至安慰剂组或5mg沙格列汀6周治疗组,通过扫描激光多普勒血流仪(非侵入性手段)评估基线、闪烁光暴露时的视网膜小动脉结构和视网膜毛细血流(retinal capillary flow,RCF),同时通过分析脉搏波来评估中心血液动力学,以评估沙格列汀对T2DM患者早期DR的影响。

试验结果显示[5],使用沙格列汀治疗组较安慰剂组降糖疗效显著,同时可降低患者的RCF:

• 餐后血糖为(9.27±0.4 VS 10.1±0.4mmol/L; p=0.001);

• 糖化血红蛋白(HbA1c)为[6.84±0.15(51±1.6)VS 7.10±0.17%(54±1.9mmol / mol); p

• 基线RCF为(288±13.2 VS 314±14.1AU; p=0.033)。

此外,两组RCF虽然在闪烁光照射期间没有明显变化,但使用沙格列汀治疗组的微血管舒张能力增加了两倍 (35.6±10.9 VS 19.1±10.1AU, p=0.306),中心收缩压显著降低(119±2.3 VS 124±2.3 mmHg;p=0.038)。

图:沙格列汀治疗组RCF降低26AU;中心收缩压降低5mmHg

“复明”之行,始于当下

该研究提示沙格列汀治疗可能使视网膜微血管血流趋于正常化、改善T2DM患者的中心血流动力学,同时还能增加视网膜小动脉血管舒张能力、降低中心收缩压等。可见沙格列汀或能改善T2DM的早期血液动力学和血管重塑过程,从而可能延缓患者失明的临床结局。

此外,对于早期DR患者来说,严格的血糖控制能减少四分之三的DR发生和一半的DR进展,沙格列汀可在有效控糖的基础上使患者RCF下降,为T2DM患者带来更多获益,照亮他们的视野,是更优的选择。

查看来源 本文内容来自网友,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举报
转发精选,轻松获客 创建微名片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确认退出

退出后,您将无法继续关注本社的点点滴滴

确认
取消

加入

我再想想
加入
本社精选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2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都读到这儿了,下载个靠垫儿APP吧

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timestamp=1526527041&src=3&ver=1&signature=nFf2L4ixfQqk*iCYT2SbS8g0EUkTqC7F5MlRKvJ3Zk9iq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