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垫儿

自在独行

成员 61 本社精选 59

大秦帝国是如何作死的:焚书坑儒的阳谋与纠错机制的丧失
路遥19
首推

秦帝国建立之后,为了维持万世一系的统治,确保江山永不变色,可以说把维稳工作做到了极致。他们废封建、改郡县,“车同轨、书同文”加强对全国的控制;隳名城、杀豪杰、销兵器,摧毁民间的反抗能力;焚诗书、坑术士,别黑白而定一尊,钳制舆论,控制思想,为全国老百姓洗脑;又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解除了游牧民族对中原的威胁。从理论上讲,秦始皇既解决了外患问题,又全面加强了对国内的控制,秦帝国仿佛应该长治久安,如其所愿那样,“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但历史跟他开了个玩笑,就在公元前207年,也就是秦始皇去世的三年之后,秦帝国轰然倒塌!这个把维稳工作做到极致的王朝为何突然崩坍?这是历史留给后人的一大命题。从汉初开始,人们就尝试着研究解答这个这个问题。原因固然是复杂的,从不同的角度分析答案也不尽相同,但焚书坑儒无疑是秦帝国自我作死的一个重大举措。

一、焚 书

焚书坑儒其实是两件事,也不在同一时间发生。焚书在前,坑儒在后。焚书的导火索是公元前213年的一次宫廷宴会。在这次宴会上,七十位博士起来向秦始皇敬酒,仆射周青臣乘机为秀了一下舌功,为秦始皇歌功颂德,遭到博士淳于越的讽刺,他指责周青臣阿谀希旨,不是忠臣。被扫了兴的秦始皇决定先淳于越和周青臣的争执交给大臣们民主讨论,最后由自己集中独裁。

丞相李斯对像淳于越这样的学者动不动以自己的学术观点对中央的做法说三道四、评头论足,甚至公开发表同中央决定相反的意见非常不满,他认为这种情况如果不予纠正,长此以往,就会“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 ,上面影响到中央的权威,下面结成团团伙伙。因此,李斯向秦始皇建议,要彻底根除这一现象,就要从思想源头加以控制,对文化进行一次大清理整顿,并附带着提出了清理整顿方案,《史记﹒秦始皇本纪》对这一方案有明确的记载:

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

李斯的这个方案核心有两点:第一点把记载以往文明成果的典籍除医药、卜筮、种树等技术类的书之外全部焚毁,包括非官方所藏秦国之外的史书、儒家的经典与诸子百家的著述,全部烧掉,严禁传播。老百姓如果想学习,唯一的途径是向地方官学,把教育权完全收归官府垄断,通过地方官吏为老百姓洗脑,灌输特定的意识形态。这里“若有欲学法令,以吏为师”,集解引徐广之语“一无法令二字”,实际上《李斯列传》就作“若有欲学者,以吏为师”。第二点是钳制舆论,让掌握这些文明成果的知识精英闭嘴。“以古非今者族”,无论朝政对错,绝不允许学者妄议,否则灭族,必须从思想上、言论上和行动上与中央保持一致。核心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愚民。“天下无异意,则安宁之术也。” 老百姓最好一个个都无思想,“当家则力农工” ,成为国家生产的工具,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样帝国就永远安定了。应该说李斯的眼光是犀利的,看出了春秋战国以来形成的自由讲学的风气和思想自由的潮流与秦帝国中央集权君主专制的体制之间无法兼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场面不利于维护君主的绝对权威。大家运用所学理论多角度地分析评判君主作出的决议,对其中不合理不科学的地方不留情面的批评,必然把君主搞得灰头土脸。

经过充分地“民主”讨论,到了集中阶段,秦始皇大笔一挥,完全同意李斯的意见。于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文化大劫难到来了,从上古流传下来的典籍被焚烧一空,史称“焚书”或“焚诗书”。作为焚书重点针对的对象,儒家的损失最为惨重。《尚书》从此缺失,至今学者们仍然搞不明白到底有多少篇。中国上古史搞不明白,很大程度上就与这次焚书有关,把秦国之外的史书都烧了,导致后世文献不足征。

二、坑 儒

秦始皇的倒行逆施已引起绝大多数有良知的学者的不满,为自己换来一片骂声。博士淳于越的言论引发焚书之后,本来就无足轻重的博士和文学儒生此后更受冷落,加上秦始皇的所作所为与儒家学术趣旨格格不入,一些儒生也不免满腹牢骚。而秦始皇为了钳制舆论,早就在咸阳布置下了特务对这帮学者进行监督,“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 。这些话传到他的耳朵里,秦始皇十分恼火。加之之前的方士韩众、徐巿都打着寻仙药的旗号骗了一大笔钱一去不返。秦始皇认为自己花重金招来的文学方术士不是骗子就是不识相的蠢货,无所顾忌地乱发不合时宜的言论,与中央唱反调,得给他们个教训。于是下令让御史对这些儒生方士进行审问调查。这帮儒生方士看起来满腹经纶、清高自许,实际上大都不免文人的通病:软骨头。一经御史审问便打熬不住,拼命地揭发告密以期自保,于是越查越多,牵连了四百六十多人。秦始皇借口这帮学者妖言惑众,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下令把这四百多儒生方士也可能包括治百家言的学者全部活埋在咸阳北面,史称“坑儒”或“坑术士”。 活埋这些学者的目的,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说得明白:“使天下知之,以惩后!”就是杀鸡骇猴,警告天下学者,识相的给我闭嘴!可见,坑儒这件事虽由卢生侯生的牢骚引发,但发生绝不是偶然,而是一场为了达到特定的政治目的,由秦始皇一手策划、盘算已久的阳谋!

秦始皇的长子公子扶苏委婉地向秦始皇建议:“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 现在帝国刚统一天下,人心基础不牢固。这些学者都传习孔子的学说,影响很大,如此处置恐怕会搞得天下人心惶惶,希望慎重考虑。秦始皇见扶苏敢非议自己的决策,登时大怒,由于是亲生儿子不忍再挥屠刀,就把他贬到边地,到蒙恬的部队里做监军。秦始皇所坑的这四百多学者,从常理来讲,都是当时的知识精英,不然也难以入秦始皇法眼。如果仅仅是“焚书”,那么烧掉的文化典籍还存在着由这帮人凭借记忆重建的可能,“坑儒”则使得这种可能性大大减小,汉兴后,典籍重建时未能完整地恢复也与这次坑儒有关。

关于坑儒这件事,近年来有些学者通过苦心孤诣的研究,得出来是汉人污蔑秦始皇的高论。他们认为,秦始皇所坑的四百六十余人,都是靠忽悠骗钱的方士,也称术士,因花了钱无法完成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寻仙药的任务,就造谣污蔑秦始皇,为自己开脱,并伺机逃走,根本不是儒生。依据是司马迁在《史记•儒林列传》中讲到这件事时说:“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不可否认,秦始皇所坑的这四百多人,不全是儒生,里面肯定有不少方士,最初发牢骚惹恼秦始皇的卢生与侯生,就是为秦始皇觅仙药和仙人的方士。如果说其中没有儒生,显然不能令人信服。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概括儒家的一个最主要特征是“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在儒者尊奉的先圣中,无论尧舜也好还是文武也好,都没有著述流传下来,儒者们所传的尧舜之道、文武之道都是靠孔子整理阐释的。故《论语•子罕》载孔子自我评价的话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和“宗师仲尼”在实践中是一回事情,就是学习孔子传授的诗书礼乐等那套东西。公子扶苏作为坑儒事件的受牵连者,他提到被坑之人时说“诸生皆诵法孔子”,“诵法孔子”就是“宗师仲尼”,是儒生最主要的身份表征,所以说被坑的学者中,一定包括不少儒生在内。司马迁把“焚诗书,坑术士”当作“六艺”残缺的原因,本身也能说明所坑的人中就包含儒生,“六艺”即六经,因为单凭“焚诗书”不可能致“六艺缺”。古代儒生传习六经,首先要背诵下来,“焚诗书”而不“坑儒”,六经仍有可能凭借儒生的记忆重建。另外,把“术士”直接等同于方士,认为是“方术士”的简称,也是没有任何文献依据的。相反,许慎在《说文解字》解释“儒”时说:“儒者,柔也,术士也。”正说明那时术士也可以指儒生。

那么既然是所坑之人既有儒生又有方士甚至有其他学派的学者,为什么司马迁在《史记•儒林列传》中称“焚诗书,坑术士”而刘向于《战国策•序》中却道“燔烧诗书,坑杀儒士”呢?其实,在秦朝儒生和方士是并招的,秦始皇自言,“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欲以兴太平” ,招来这些“文学方术士”,先是给予“待诏博士”的身份,将来补博士官的缺。这里的“文学”包括儒生,大儒叔孙通就有过“秦时以文学征,待诏博士”的经历,也包括其它学派的学者。秦代的博士官既有儒生也有方士,还有治诸子百家言的学者,《汉书•艺文志》著录名家七家,其中就秦博士黄疵,“《黄公》四篇。名疵,为秦博士”。儒生方士及治诸子百家言的学者作为朝廷征召的博士官候选,在秦代被视为是同一大类人。司马迁称“坑术士”刘向称“坑杀儒生”者,远没有那些高明的学者们想得复杂,都是指代同一伙人。不称“文学方士”或“儒生方士”,只不过是为了追求文字的形式美,与“焚诗书”和“燔烧诗书”对仗而已。同是这件事,司马迁在《史记•封禅书》中的说法即与《儒林列传》不同:“诸儒生疾秦焚诗书,诛僇文学。”用“诛僇文学”表述坑杀学者,正说明所坑杀的不仅方士,也包括儒生乃至其他学者,这种表述也许更准确。

经过焚书坑儒这两件事,整个社会充满了恐怖气氛,没人再敢提不同意见,更无人敢妄议朝廷的大政方针,一时“天下无异议”,秦始皇耳根清净了,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三、君师合一的极权体制与秦帝国的灭亡

焚书坑儒这两件事,看似偶然事件,实际上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具体而言,这是秦帝国建立“君师合一”极权统治模式的重要一环。通过焚书坑儒两件事,秦帝国完成了在思想文化领域的整合。李斯推行的“以法为教、以吏为师”的思想文化政策,其目的是“别黑白而定一尊”,就是要统一人们的思想。但法家学派讲求的法、术、势更多的是技术操作层面的东西,缺乏能够统一人们思想认识的价值理念。法家讲的法,并不是法治,而是君主的统治臣民的工具;术,就是权术,君主操纵玩弄臣民的政治技巧;势,指的是君主所保持的权势或者权威。法、术、势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保持君主对国家的绝对控制权,维护君主对臣民的绝对统治,消灭一切不利于君主的因素和异己力量。究其本质而言,不过是帮闲奴才谄媚讨好君主的东西,丝毫没有考虑国家社会的利益,更不要说底层的老百姓了。在法家眼里,老百姓就是君主的工具,最好无知无识。法家的集大成者韩非子曾经这样描述他理想中的国家:“故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无私剑之捍,以斩首为勇。” 治理国家最高的境界,老百姓都不得接受任何文化教育,以国家的各级官员为榜样,由他们灌输法律条文,接受他们的洗脑;勇力不能用来保护自己的私利,只能成为君主的战争机器和生产工具。所以法家治理国家的理念,就是把老百姓异化为统治者实现野心和谋取利益的嗜血的工具。因此,对于国家来说,法家只能提供一些治国理政的权术、技巧之类的形而下的东西,提供不了形而上的价值理念,无法充当“一尊”。这个“一尊”,按照法家的政治理念,只能是君主的个人思想或好恶。这一思想文化政策,配以中央集权下的科层制管理体系,最终必然导致以权力论是非,谁拥有绝对的权力谁就拥有绝对的真理。君主的语录或者什么讲话无论对错天然就是金科玉律、最高真理,全国只能有一颗脑袋思考、一个嘴巴讲话、一个人的思想传播,持不同意见者全部会被妖魔化,轻则罢官杀头,重则株连九族。在这种体制下,独裁者就会自我膨胀成无所不能的上帝,只能被崇拜、被信仰,不能被质疑、被规谏。整个体制失去自我纠错功能,君主的一个细微的错误决策,经科层制的管理体系层层下达,层层扩大,都极有可能给国家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

秦始皇在他在位的第二十六个年头统一了全国,一共统治全国十年,在这短短的十年之内,分别于二十七年、二十八年、二十九年、三十二年和三十七年四次巡游全国,并最终死在了巡游的路上。每次巡游,一来一回,动辄数月,足迹遍及全国。在那个交通不便的时代,无疑是底层民众的沉重负担。除了巡游外,秦始皇还多次发动对外战争,开拓疆土。三十二年,派蒙恬发兵三十万人北击匈奴,夺取河套以南地区。三十三年,发动对南方的战争,设置南海、桂林、象郡,把疆域拓展到今天的两广地区,又派五十万人戍守五岭。同时继续对匈奴用兵,夺取三十四县地,并移民实边。三十四年,在北部边境修筑长城,有在五岭地区修建守御设施。也就在这一年,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开始焚书。三十五年,又有几项大工程开工。一是修建经九原到云阳的道路,史称“堑山堙谷,直通之”,也就是为了直达云阳,中间遇山岭就把山岭削平,遇到河谷便把河谷填埋。二是在渭南上林苑中修建新的宫殿群,就是后人所谓的阿房宫。同时继续建他在骊山的陵墓。为了这两项工程,发动徒刑者七十余万人,并且在全国大肆征集建筑材料,“发北山石椁,乃写蜀、荆地材皆至” 。建筑规模预计是“关中计宫三百,关外四百余” 。直到秦帝国灭亡死去,这两项工程都还未完成,可见其工程量有多大!秦国是通过残酷的兼并战争实现统一的,可以说在统一之初,饱经战争蹂躏的老百姓亟需休养生息,整个社会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在这种情况下,秦始皇不顾民生国情,大兴土木,又在南北两面出击,不仅没有满足老百姓“得免于战国,逢明天子,人人自以为更生”,反而进一步加重了老百姓的负担,无疑属于明显的错误决策。然而这么明显的错误决策,竟然没有人指出,反而在执行过程中层层加码,最终导致“土崩”的局面。

对于秦帝国的这一失策,汉人已经认识的比较清楚,如贾山总结这一时期的秦帝国状况时说:“秦皇帝以千八百国之民自养,力罢不能胜其役,财尽不能胜其求。一君之身耳,所以自养者驰骋弋猎之娱,天下弗能供也。劳罢者不得休息,饥寒者不得衣食,亡罪而死刑者无所告诉,人与之为怨,家与之为仇。” 批评秦帝国大兴土木,加重了民众负担,使得“人与之为怨,家与之为仇”。严安更进一步,指出秦帝国盲目发动对外战争超出了民众的承受能力,把老百姓逼上了绝路:“当是时,秦祸北构于胡,南挂于越,宿兵无用之地,进而不得退。行十余年,丁男被甲,丁女转输,苦不聊生,自经于道树,死者相望。” 并且严安已经看到导致一失策发生的乃是“法严政峻,谄谀者众,日闻其美,意广心轶” 的原因,正是这种体制导致无人敢于批龙鳞、逆圣听,“天下畏罪持禄,莫敢尽忠。上不闻过而日骄,下慑伏谩欺以取容”!饱受暴政蹂躏的老百姓当然恨死了秦始皇,甚至开始怀念战国时期的生活,有人在石头上刻了“始皇帝死而地分”几个字,可能是用来祈祷的,被秦始皇发现,在找不到谁可的情况下,秦始皇一怒把石头旁边的居民全部屠杀光!

这种情况到了二世时变本加厉,二世胡亥的信条就是“凡所为贵有天下者,得肆意极欲” ,当了皇帝就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否则做什么皇帝?唯一的遗憾就是人生苦短,如白驹过隙,所以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及时行乐,“欲悉耳目之所好,穷心志之所乐” 。为巩固权位,扫除尽情享乐的一切障碍,二世和李斯、赵高等的坚信恐怖主义是最佳手段,使“人臣当忧死而不暇,何变之得谋”,“群臣百姓救过不给,何变之敢图” 。要达到这一效果,赵高“严法而刻刑,令有罪者相坐诛,至收族,灭大臣而远骨肉” ,打击上层贵族;李斯建议二世建议二世奉行“督责”之术,“唯明主为能深督轻罪。夫罪轻且督深,而况有重罪乎?故民不敢犯也。” 主要打击下层人民。总之,就是用严刑峻法对付敢于提出不同意见的人和敢于不顺从的人,幻想着长夜难明,就要先杀敢于报晓的雄鸡和出头鸟。二世对于两者的建议,照单全收,在严刑峻法的威吓下,“群臣谏者以为诽谤,大吏持禄取容,黔首振恐”。

关东义军此起彼伏,眼看帝国就要有覆巢之危,和帝国同在一条船上的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连同李斯出于覆巢之下无完卵的恐惧,劝二世“且止阿房宫作者,减省四边戍转”,暂时省工减税,缓解一下民力,为帝国续命。这下惹了大祸,二世严正地指出,作阿房宫室是先帝的意思,你们竟然要停工!这既是藐视先帝的忘恩负义行为,也是挑战朕躬的不忠诚行为,要你们何用?于是下令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交给有关部门问罪。结果是冯去疾、冯劫被迫自杀,李斯则受尽酷刑而死。胡亥的这一想法看似荒唐,实则其来有自,属于法家的核心政治理念,申不害早就提出“有天下而不恣睢,命之曰以天下为桎梏”的观点。秦帝国既然以法家理念治国,胡亥生出这类的念想也毫不奇怪,甚至是顺理成章。

李斯死后,赵高为相,大权逐渐从晏处深宫的二世手中转移到赵高手中,最高真理也就成了赵高手中的橡皮泥。这一模式的极致就是指鹿为马,大权在握的赵高欲彻底除掉秦二世胡亥,取而代之,便弄一头鹿来做实验。赵高指着鹿对二世话还说这是马,胡亥不知底细,就说丞相错了,是鹿!于是赵高就问左右的大臣是鹿是马。识相的都说是马,不识相的或者半识相的说是鹿或不做声。结果是说马者升官发财,说鹿着或不做声着被打成反革命杀了头!权力和真理结合,威力就这么大,能把鹿直接变成马!在指鹿为马的事件发生后不久,赵高看时机成熟,决定除掉胡亥,命女婿阎乐执行。阎乐带着人马直闯胡亥所居的望夷宫,望着胡亥开弓便射。胡亥大怒,召集左右准备拿下阎乐。左右侍从见胡亥权威已失,不肯在为他卖命——独夫是很难有忠臣的——皆作鸟兽散乐。只有一位贴身的小宦官还比较忠心,紧跟在胡亥身旁,随着他到处逃。君臣之间发生了极具历史意义的一次对话:

二世入内,谓曰:“公何不蚤告我?乃至于此!”宦者曰:“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蚤言,皆已诛,安得至今?”

胡亥责问小宦官,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真相,以致落到这步田地!小宦官说,我不敢告诉你真相,所以才活到了今天;我要是早告诉你真相,早就被你杀掉了,哪里还能活到今天?最终胡亥讨饶不得,被迫自杀。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指鹿为马的事在历史上不止发生过一次两次。一旦权力绑架了真理,政统和道统结合,最高统治者的语录或讲话成了最高真理,这样的闹剧就会一遍一遍的重演!就在胡亥死的这一年,刘邦攻破函谷关,烜赫一时的秦帝国灭亡。汉高祖时的一位替萧何抱不平的王姓尉卫曾一针见血的指出:“秦以不闻其过亡天下。” 这与贾谊在《过秦论》中也认识一致:“秦王足己而不问,遂过而不变。二世受之,因而不改,暴虐以重祸。子婴孤立无亲,危弱无辅。三主之惑,终身不悟,亡不亦宜乎?当此时也,也非无深谋远虑知化之士也,然所以不敢尽忠指过者,秦俗多忌讳之禁也,——忠言未卒于口而身糜没矣。故使天下之士倾耳而听,重足而立,阖口而不言。是以三主失道,而忠臣不谏,智士不谋也。天下已乱,奸不上闻,岂不悲哉!”说到底,是李斯帮助秦始皇建立的那种政统道统合一的政治体制,造就了最高权力加最高真理的恶魔,使得秦帝国丧失了自我纠错的功能,最终葬送了秦帝国!

君师合一的体制配以科层制的管理方式,在治理国家时固然如韩非说的那样高效率,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但一旦方向错了,这种高效率的运作机制也就为害愈烈。因为在科层制的治理方式下,各级官吏都只对上负责,他们利益取决于上级对他执行各项政策满意度,至于在执行过程中对下面的民众造成多大的伤害或损失,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因此,无论政策是否合适,在执行的过程中最容易发生的事情是各级官吏层层加码,以便邀功请赏。所以更多的时候,这种模式向历史展示的是集中力量办坏事!

历史不可以假设,但历史可以做合理的推测。如果秦帝国不搞君师合一体制,不制造出只许信仰不许质疑的伟大领袖,不矮化知识精英,不钳制言论,允许大家对朝政的缺失进行讨论和批评,那么多不合理的决策就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纠正,秦帝国与社会各阶层的矛盾冲突就有可能得到某种程度的缓和,给人民留下更多的空间,整个统治也就不会“土崩”。如此,即使各别豪杰之士如陈胜揭竿而起,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出现应者云集的情况,更不会“一夫作难而七庙隳”。

查看来源 本文内容来自网友,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举报
转发精选,轻松获客 创建微名片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确认退出

退出后,您将无法继续关注本社的点点滴滴

确认
取消

加入

我再想想
加入
本社精选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1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都读到这儿了,下载个靠垫儿APP吧

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Dl5PmnhzL8sLt7SbnR1S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