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垫儿

养殖一线

成员 148 本社精选 237

滴滴会不会成为第二个“疫苗案”?
远友朋
首推

01

孙正义是日本首富、软银集团创始人,也是滴滴的投资人。

2017年,当共享单车撒满中国大地的时候,孙正义叫人去问日本国土交通省:“日本也能撒否?”国土交通省给他们开了一张介绍信——去东京警视厅问问。

警察拿出《道路交通法》,翻到第5页,告诉他们:“禁止占用人行道”。

软银问:“有何妙法?”警察帮他们指点迷津:你们可以去游说国会议员提出《道路交通法》修正案,由他们提请国会众参两院批准“自行车辆可以占用人行道”。如果国会批准的话,我们马上给你们发放共享单车停放许可证。

软银又问:“假如我们不要你们的同意,直接把单车放到人行道上,如何奈何于我?”警察笑道:第二天就搜查你们的总部,起诉你们的孙老板,罪名:“非法占用人行道,违反道路交通法”!

过去一年,孙正义领导的软银集团,求太太拜奶奶,终于借到几处停车场,在全国总共撒下500辆共享单车。

以上是日本的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

孙正义很有钱,但是,在日本这样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只能用于投资,而不能挑战法律。他很明白。

02

进入2018年,中国的“共享单车”开始变成“共享垃圾”。有人卷走几亿,笑笑跑了,庶民们交的几百元押金,却找不到退钱的窗口。

各级地方政府终于醒悟:被资本家玩了。

有人喊的“共享经济”,只是资本家们玩钱的游戏。

痛苦的是,政府还得准备一大笔资金,去完成一项艰巨的革命任务——把撒落在城乡各地的破车一辆一辆搜集起来,然后再把这些钢铁垃圾运送到遥远的钢铁厂烧毁——产能过剩,钢厂还真不好找——名曰“给熊孩子擦屁股”。

清朝文学大家曹雪芹先生写过一部《红楼梦》,其中第十二八回写到贾宝玉与林黛玉赌气时,撩了一句:“宝玉在身后面叹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林黛玉忙问:“当初怎样,今日又怎样?”

哪位市长能回答?

03


第三个故事。

北京京郊有一位小民,姓“刘”,媒体报道时称其为“刘某”。

刘某从2010年开始到2017年4月,购买了电台等通讯设备,召集了一批社会上的“黑车”司机,在怀柔县成立了一家“便民7元车队”。

刘某向社会公布叫车电话,一旦乘客拨打电话叫车,刘某便通过电台调度车队司机前去接乘客,每一单生意收7元。刘某并不从车费中提成,而是每月收取司机100至300的份子钱。一段时间后,刘某的车队规模越来越大,40多名司机加入到车队中。

结果,刘某被捕,罪名是:在未取得营业执照和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的情况下,私自设立并运营调度平台,为无合法经营资格的车辆提供打车信息,并按月收取“信息费”。

据悉,自2015年1月至2017年4月,刘某共收取“信息费”28万元。

结果,刘某被怀柔县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万元。

看完这一个故事,你会发现,刘某的非法经营模式——未获得营运许可→发布信息→用户联系→安排车辆→收信息费,与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公司并无太大差异。

唯一的区别,或许是刘某没有办理工商登记取得营业执照。

交通部、公安部等联合约谈滴滴负责人时,是这样给滴滴定性的:两起侵害乘客生命安全的恶性事件,暴露出滴滴出行平台存在的重大经营管理漏洞和安全隐患,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严重威胁人民群众出行安全和合法权益,社会影响非常恶劣。

这让我们想起了前不久的“疫苗案”。

如果滴滴真的涉嫌“非法运营”,那么,滴滴的经营者们难逃其责。湖畔大学的同学们再喊“加油”,估计也难以拯救滴滴、或者柳青。

04

昨夜,我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一家民营企业,敢在许多城市无证经营这么多年,政府部门监管不到位,也应承担不作为之责任!对于网约车安全不能单由滴滴自查自纠。像这样的互联网平台类企业乱象丛生的背后,与政府普遍缺乏前瞻性的调控和与时俱进的法律约束,有着很大的关系。

“合法合规”经营,是维护市场秩序与经济秩序的基本规则。对于法治社会建设来说,“滴滴事件”是一个沉痛的教训!

查看来源 本文内容来自网友,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举报
转发精选,轻松获客 创建微名片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确认退出

退出后,您将无法继续关注本社的点点滴滴

确认
取消

加入

我再想想
加入
本社精选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0 1人参与推荐
都读到这儿了,下载个靠垫儿APP吧

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Bz5wi-b-jcE0rjuoO8z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