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垫儿

家长教育

成员 2019 本社精选 623

什么样的饭让李嘉诚走时刷了1000万元呢?
吴宜晓
首推

“今天,你吃了吗?”

这句话往往被我们用来做礼貌的问候语,类似于“你好吗”,但在很多地方,“你吃了吗”,却是一个真正的疑问。

当90岁的李嘉诚悄悄走进食堂的时候,

餐桌上已经坐满了头发花白的老人等着开饭。

深水埗是香港最贫穷的地方之一,

首富先生的突然到访让老人们又惊喜又疑惑。

没过多会儿,义工们就派发了今天的午饭,

榨菜肉丝炖豆腐,木耳枸杞煮白菜,

再配上白米饭,

李嘉诚坐在一群老人中间吃得异常开心,

收盘子的时候一粒米都不剩了。

小城君仔细观察了这几个菜,

营养搭配均衡,看上去也很新鲜,

后来才知道,除了豆腐之外,

像木耳,榨菜,白菜等

都是从超市收集来的不要的剩菜,

而肉类则是来自冷冻肉公司的仓库,

因为食用期将至而运送过来。

就是这样的“剩饭剩菜”和临近保鲜期的食物,

即使是普通家庭或许都不会吃,

李嘉诚不仅吃得盘光光,

临走的时候,还“付”了1000万给食堂?!

因为太好奇,

小城君忍不住查了查这个食堂的“底细”。

原来,这个名为“惜食堂”的机构,

专门收集仍然可以食用的剩余食物。

比如蔬菜摊留了一夜的蔬菜,

看上去怏怏的,客人就不会买了,

扔掉多可惜,挑选一下,

还有好的可以给老人吃。

还有比如超市临近保鲜期的食物,

面包房当天烘焙好卖不出的面包等等。

最早的时候,

惜食堂还会专门收集各个酒店剩余的熟食。

超市已下架但还未过期的罐头

菜市场或酒楼因外貌不新鲜而不能销售的蔬菜

这些食物经过再加工处理,

保证没有安全隐患之后,

制作成热盒饭,食物包,送给贫困人群,

其中大部分是没有依靠,

三餐无以为继的老人们。

这样一个非盈利机构,不仅正常运行了七年,

很多香港明星,包括张学友,张智霖,

谢霆锋,王祖蓝都曾免费为它宣传过,

黄子华甚至自费为他们拍过宣传片。

张学友

张智霖

李嘉诚临走的时候留下了1000万,

也是希望这个食堂能够走得更远。

它不仅被称为“弱势群体食堂”,还被无数香港人称为“香港奇迹”

而当小城君继续往下挖的时候,在这个奇迹背后,却看到了繁华的另一面,香港最真实的困境——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以及社会老龄化加剧。

说起香港,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是“

车水马龙的繁华,灯红酒绿的霓裳,

满街的奢侈品,摩登的女郎们。

但你知道吗?

繁华的香港,700万人口里,

贫穷人口其实超过了120万

平均每6个香港人就有1人活在贫困线下,

而每3个老人中就有1个长期营养不足,

每晚饿着入睡。

深水埗拾纸皮的赵婆婆,80岁高龄,

却每天六点就会上街捡纸皮卖,

一捡就是十四个小时。

饿了就吃别人扔在垃圾桶里的面包,

把发霉的部分挖掉,

一个人躲在小巷子里偷偷吃。

即使这样,静脉曲张严重到睡觉都会哭醒的她,

仍然不敢去医院看病,

不仅仅因为没钱看医生,

也因为手停口停,不捡纸皮,

下一餐吃什么?

比赵婆婆好一点的是罗伯,

65岁退休的他,

至少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每天早上4点多出门,晚上7点半下班,

每天刷10几个小时的马桶,

就为了一日三餐能饱肚。

小城君却忍不住担忧,

再过十年,二十年,

等泉伯年纪更大了,做不动了,

到时候,他的一日三餐怎么办?

而另一边,奢侈品满街的香港,

食物浪费却极其严重,

在香港,每天被扔到堆填区的食物就多达3600吨,

大概有128辆巴士那么重,

其中三分之一来自饮食界。

从生产,加工,销售,再到消费者的碗上,每一层都有浪费,很多都是吃都没吃过的食物就这样被扔掉了。

比如酒店负责一个晚宴,邀请100个人,可能来的只有30人,主办方付钱,酒店方就得全部煮出来,最后剩下来的就全部倒掉。

曾在博览馆做运营经理的Victor以前就总是看到这种现象,比如做一个航空展,最后一天会丢掉三十个大垃圾桶的食物,肉类。

一边是贫困老人,弱势群体在温饱线上挣扎,每天都在饿肚子,一边却是有钱人在不断地浪费粮食。

难道这个社会就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写到这里的时候,小城君也不禁想到大陆的情况。

虽然相比较香港0.537的基尼系数,大陆0.473相对低一点,但是贫富差距日益扩大,老龄化的加剧,弱势群体也依然在温饱线上挣扎。

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Victor没有去做问题的旁观者,2012年,她毅然辞去了运营经理的高薪职位,来到了“惜食堂“。

从身在食物浪费的源头,变成食物的回收者,她心里不再有负担。希望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对香港存在的问题和困境做出一点点改变。

“惜食堂“就是一群和Victor一样想要为社会问题做点改变的人在2011年创立的。

他们的口号很简单:停止浪费,解决饥饿,以爱相连。

每天处理从香港各地收集来的剩食,再做成热盒饭送给没有饭吃的老人以及低收入家庭。

最开始做的时候,整个团队,包括行政支援,厨房员工和物流团队在内,不到20人,愿意捐赠食物的人和机构只有35个,每天只能制作20个热盒饭。

那个时候来做义工的人也很少,大部分都是老人中心的老人,李婆就是其中一个老人义工,过来帮忙拣菜,洗菜,切菜。

但她很开心:“我有分吃,不用付钱,可以称得上是免费食堂,尽自己能力去做,这样挺好,助己又助人。”

很长一段时间,参与者都很少,青黄不接的时候,偶尔还要自己掏钱去买些菜给老人们吃。

但那段时间大家都默默做好自己的事情。

勇哥是后厨的厨师,每天负责将从酒店、饭盒供应商、超市等回收回来的剩余饭菜。

虽然是做给贫困人士的免费盒饭,他却一点都不马虎。

厨师勇哥

每天根